华南海鲜市场附近福利院19人连续死亡!仅1人确诊新冠肺炎

      华南海鲜市场附近福利院19人连续死亡!仅1人确诊新冠肺炎

      武汉市社会福利院距离华南海鲜市场仅数百米,2019年12月至2020年2月密集死亡19人,除一人确诊新冠后死亡外,死因为肺部感染的老人6名,均未排查新冠,另有多人死因登记为感染性休克、急性心肌梗死、猝死、心律失常,但其中出现发烧症状的不在少数。

      作为新冠疫情防控不应被遗忘的角落,养老院、福利院的疫情防控现状仍值得关注。而在距离华南海鲜市场仅几百米外的武汉市社会福利院中,自2019年12月以来至少已有19人死亡。

      但究竟多少人因新冠而逝,逝者究竟何时发病,仍不明朗。在记者发表“武汉养老院多例疑似新冠肺炎”,媒体陆续提出关于养老院、福利院的防疫问题后,湖北省委常委、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强调,应尤其关注“非新冠肺炎患者治疗”和“养老院疫情防控工作”。


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重症区的病房。图/财新记者丁刚

      据记者了解,目前武汉养老机构疫情防控阻击战已经打响,不少福利院、养老院在发热人员隔离送诊、医疗防护等方面有所加强,但此前多名老人在疫情爆发后密集出现发热、胸闷等症状后去世的事实,却受到个别机构否认。

      记者此前报道,来自武汉社会福利院的小林(化名)对财新记者透露,其所工作的科室大约有11位老人去世了,都是因为反复发烧最后呼吸衰竭而死。她在福利院内部武汉济民医院六楼病房工作,经CT检查发现肺部有感染,不过官方披露其新冠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正在进行第二次核酸检测。

     2月21日晚9点14分,武汉市网信办官微“武汉发布”披露了武汉市民政局的一则辟谣,其中武汉市社会福利院和武汉市硚口区古田融济康养中心就最新防疫情况作出回应,称武汉市社会福利院“对于排查出来的确诊、疑似病例立即向相关医疗机构转移,没有网上报道中所说11名老人因反复发烧、呼吸衰竭而死的问题”。从武汉市社会福利院的回应看,其开始对院内人员进行实质性筛查和确诊,始于2月11日之后。

      福利院称,该院先后于2月11日领取40人份、2月14日领取300人份核酸检测采样试管,对院内疑似人员进行采样送检。从2月16日起,又增加了CT排查。截至2月19日,该院累计确诊病例12例,其中老人11例(含死亡1人)、职工1例;疑似病例19例,其中老人7例、职工12例,所有确诊和疑似人员已送隔离点、方舱医院和定点医院分类救治。

      “辟谣”文章称死亡老人仅有一例,在转运过程中离世。这则回应统计样本人群范围也仅限于2月11日至2月19日接受核酸检测者。经财新记者多方了解,在此之前,从2019年12月底至2020年2月19日之前,该福利院早已出现多名老人在出现发热、胸闷、食欲不振等新冠病毒感染特征之后去世。一位在福利院工作数年的人员称,此前在该院没有见到过如此密集的死亡。这或与其前期防控意识不足、防控措施不严且核酸检测试剂紧张有关。

      这些本身高龄、多少存在基础疾病的老人发病之后没有撑过多久。财新记者获得的一份该院死亡人员名单显示,2019年12月23日至2020年2月11日,短短50天中,共15人死亡,此后到2月18日,又有4人去世,平均几乎每3天死亡一人。其中死亡原因登记和感染及感梁性休克有关的为8人。

     名单中直到2月15日才出现第一例明确登记为死于新冠的83岁男性老者,一共6名去世老人死亡原因登记为“肺部感染”,5人发生在2月11日以前。2月12日一名86岁女性死者死因登记显示为“肺部感染?”,问号的出现表明未有彻底结论。全部死者年纪大多处于80到90岁,有糖尿病、脑梗死、重度失能等基础性疾病。

      其中另有多人死因为感染性休克、急性心肌梗死、猝死、心律失常,但据内部工作人员透露,其中出现发烧症状的不在少数。

     

      图表为记者曹文姣根据调查资料整理死亡密集发生,感染源头待查明武汉市社会福利院是武汉市社会福利行业历史上较早、规模较大的福利院,集智慧养老、康复、医疗、休闲娱乐为一体,除了接收“三无”对象、社会困难老人,也有医养结合区。

      根据披露,福利院设计床位814张,内设武汉济民老年医院,设一个门诊部,一个康复科病房和综合病房。疫情发生时,院内人员共有656人,其中服务对象458人(自理老人80人,介助56人,介护322人),职工190人,物业人员21人,陪护人员8人。

      一位曾参与病人抢救的济民医院医生告诉财新记者,12月底抢救过一个病人,发病非常快,高烧至42℃,抢救当天去世,当时医生们判断死因可能是感染性休克死亡,但具体感染了什么未知。

      据了解,当时院方并没详细做过检查,无法判断是否为新冠病毒性肺炎,而最早的发病日期究竟何时,是否在12月初就已经发生感染,暂时也无从查对。从死亡人员名单来看,该死者应为27岁患有胆囊炎的女子,自身有残疾。这位医生后来被确诊感染,据其回忆,从12月底接诊的老人中有三位去世,去世之前均有发热症状,一位高烧两位低热,其中一位80多岁的老人听诊时肺部有啰音,咳嗽有痰。

      到2月12日前,其所在的综合病房楼层至少有9位老人去世,这还不包括后来因发热隔离转移到10层的去世者。此外,这位医生所在的楼层多位医生、护士、护工有肺部感染症状。一位福利院护工人员也向记者表示,福利院封锁之后其所工作的楼层“走的”老人数量很多。

      “过年前后,走的老人有上十个,多的时候一天走两个。开始都是发热、不吃饭,后来有高烧不退的老人转去10层隔离,隔离之后有些一两天就走了,因为没有确诊,我们也不知道是不是新冠,但在疫情之前,即便是福利院的老人有些基础疾病,也没有这么密集地走过。”“这几天我的眼泪都快流干了。”

      一位61岁的朱姓家属悲痛、内疚地表示。他的父亲92岁,去世前居住在武汉市社会福利院,而有着高烧症状的老人死因被登记为心肌梗死。

      “2月9日接到福利院的电话,说我父亲发烧到39.3℃,让家属去转诊,当时小区封闭隔离,交通阻断,我自己本人也发热着,实在没法到场,就让他们按流程上报社区,10号那天说烧退下来了但是出现胸闷的症状,11号下午三点接到济民医院抢救室值班医生的电话,说我父亲急性心肌梗死,具体死亡时间是2020年2月11曰15点55分。”上述朱姓家属说。

今日热点

小编精选

热门推荐

Copyright © 2012-2020 关注网-时刻关注这个世界所发生的新闻 (http://gztxw.com)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豫ICP备11024806号   滇公网安备 53250302000173号  

技术支持:智诚传媒科技